首页 >美食

要么轉型,要么破產

2019-03-06 17:33:02 | 来源: 美食

要么轉型,要么破產

要么轉型,要么破產!

奧運會前后一年是轉型關鍵期,很多企業會從此消失

北京奧運會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功。回想親臨奧運會開幕式的感受,東莞某玩具企業主至今難掩激動,他向《經理人》表示:“中國經濟再次崛起讓我們在世人面前倍感自豪。”

但這份欣喜很快就被冷酷的現實沖淡,由于人民幣持續升值和運營成本上漲,他的企業已經連續8個月出現虧損,看著堆積如山的庫存和難以兌現的訂單,他自己也不敢確信能不能挺到年底。

與這家企業境遇相同的企業遍及全國各地。中國的縫紉機企業臺州飛躍集團因資金鏈斷裂破產,中國的塑料袋生產廠漯河華強在今年6月1日環保新政出臺前倒閉,沃爾瑪全球的燒烤爐供應商東莞金臥牛被迫停產。這幾家冠軍型企業轟然倒塌令人扼腕。

北京奧運會絢麗的煙花表演震驚世界,開創三項吉尼斯世界紀錄,但卻少有人知道,7000多家煙花企業正掙扎在生死線上。中國制造業的橋頭堡東莞已有幾千家企業倒閉,這股倒閉浪潮還蔓延到“中國鞋都”晉江、“皮都”溫州水頭鎮、“絲綢之都”吳江盛澤等經濟重鎮。

中國企業正遭受群體性的大地震,導致這種局面的原因眾所周知,美國次貸危機導致的全球經濟增長放緩與消費不振,新勞動法抬高人力成本、能源和原材料價格瘋漲、出口退稅政策調整、環保措施從嚴、人民幣持續升值、通貨膨脹、銀根緊縮、消費者行為發生根本性變化……諸多不利因素這一年集中爆發。

這輪危機中,加工貿易型、勞動和資金密集型、高耗能型企業,以及那些管理不規范、市場和產品結構不合理的企業將遭到為致命的打擊。2008年,這個中國走向世界經濟舞臺核心的喜慶元年,卻成為無數企業面臨生死抉擇的關口。

“北京奧運會前后一年是中國企業重要的轉型時期,在各行各業的洗牌中,有的企業會消失,有的企業會存活并成長起來。”一度流行于北京中關村的“剩者為王”論,成為很多企業生存的現實寫照。

“從目前的國際環境看,企業運營成本還將繼續增加,油價、鋼鐵、勞動力這三項肯定還要增加20%以上。”宇通客車董事長湯玉祥接受《經理人》采訪時表示出他的擔心。青島啤酒總裁金志國也曾坦言,僅原材料價格上漲一項,就能夠吃掉青啤一整年的利潤。

很多中國企業能否扛過這關的確令人擔憂,而這也促使它們必須面對真實而又痛苦的抉擇—要么轉型,要么破產!為了探討轉型的出路,《經理人》不僅推出重磅研究報道,而且,2008年9月19~20日,《經理人》雜志主辦的2008年中國CEO年會將以“開放創新驅動力—企業轉型生死之戰”為主題,邀請世界級管理大師與中國CEO共同探討企業當前遭遇的困境及轉型出路。這將是一場貼近企業命運的頂級思想盛宴,更加值得期待。

倒閉浪潮襲來

北京奧運會前夕,《經理人》記者分赴廣東、浙江、江蘇等制造業大省實地采訪。采訪中我們發現,加工貿易型、勞動和資金密集型企業普遍度日艱難,紡織、玩具、制鞋等行業是這輪危機的重災區。這些企業有很多通病,如產品單一且附加值不高,市場結構不平衡,管理水平低,等等。

以紡織行業為例,據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披露,今年上半年紡織行業倒閉的中小企業已超過1萬多家,另有2/3面臨重整。全國同時期共有6.7萬家中小企業倒閉。在有“絲綢之都”美譽的江蘇吳江市盛澤鎮,有幾百家紡織企業已經倒閉,占當地紡織企業總數的1/3。

事實上,出口退稅政策調整、新勞動法實施、人民幣升值和原材料價格上漲,不論哪個因素都可能成為壓垮它們的一根稻草。7月31日,國家針對部分紡織和服裝商品出口退稅率進行了調整,由11%提高到13%。這一舉措有利于緩解當前紡織業面臨的壓力。商務部也正式向國務院建議放慢人民幣升值速度,同時提高服裝、玩具、鞋類的出口退稅率,以避免出口大幅回落和更多企業倒閉。

再以浙江一家知名的通信器材制造商為例,這家企業每年銷售額近100億元,屬于典型的資金密集型企業,每天現金流在3000萬元以上,此等規模的企業每年實際利潤卻不到3億元。一旦控制不好財務風險和成本上漲,這點利潤頃刻間將化為烏有,危機必將隨之而來。

在廣東東莞大嶺山鎮,聚集了500多家家具企業,90%的產品出口海外。這里的大部分家具企業度日如年,有的企業為了節省開支甚至不敢開空調。我們粗略地計算一下,人民幣升值造成總成本增加3%,人工工資使總成本增加2%,出口退稅率的減少也使總成本增加3%,這幾項成本增加完全可以吃掉一家企業整年的利潤。

那些身處不同行業,卻同屬加工貿易型、勞動密集型和低附加值的制造企業,生存狀況同樣令人擔憂。

病根在哪里

這些企業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核心問題在哪里?華景企業管理咨詢公司董事長佟景國將其總結為三點“缺乏”和三個“失誤”。

產品缺乏增值空間;缺乏高效率使用資源能力,存在驚人的隱形浪費;缺乏原材料價格上漲成為全球性問題的思維。由此再來分析這三種失誤。

戰略失誤。中國企業多年來基本是沿著“抓機會”思路前進的,它們沒有一個真正企業生存所必需的市場需求分析、判斷能力,以及價值創新能力,充其量是車間功能而已。只關注眼前收益,而忽略企業長期生存所需投入與經營。

組織失誤。在資金和人員等資源使用上從未過關。資金周轉率遠低于國際同行,而人員深層潛力尚未發揮。組織延伸向前未能與客戶握手,向后未能直接控制資源—包括自身生存發展所需的資源。

價值失誤。先花錢后算賬,重視外部人力資源獲取,輕視人員使用成本,重視高速發展,忽視風險預防,等等。將危機解決時間大大向后推移。

從另外一種角度來看,企業生存發展空間和驅動要素發生根本性轉變—外部環境在變化、人的行為方式在變化、政府管制方式在變化,很多企業面對這些變化手足無措,因此遭遇危機也就成為一種必然趨勢。

企業戰略模式和成長模式也發生根本變化。大量過度依賴OEM業務模式的企業終倒閉了,高質低價策略也不再屢戰不敗。企業今天面臨環境與過去已有非常大的不同。在應對危機時,很多企業都會選擇常規做法,比如降低成本將利潤空間消化在內部、降低庫存提高資金周轉速度、提高產品質量滿足客戶更加苛刻的要求。這么做都沒錯,但卻不是根本。關鍵在于思考戰略性的辦法,實施企業整體的戰略轉型。

正如英特爾公司董事長貝瑞特所說:“我們從不是通過節省來解決問題,而是通過投資來解決問題,我們總是能夠做長遠的投資,而不是僅僅針對目前的問題,通過研發和創新,只有不斷地為未來投資的時候,我們才能夠贏得未來。”

市場變化是顯而易見的。從單純的產品和價格競爭轉變到全面競爭,企業要經營資本市場來獲取成長所需要的資本,要經營人才市場獲取各類人才,要經營知識市場獲取企業發展所缺乏的專利和技術等。

危機中尋找出路

生死轉型時刻,中國企業突圍的出路在哪里?

盡管企業面臨各種各樣的困境,但此番走訪過后我們依然很樂觀。江蘇新揚子造船公司企業管理科科長張耀告訴記者,揚子江船業公司的訂單已經排到2012年,當前這些不利因素對公司也有很大影響,但自身完全可以消化掉。拿其應對鋼材價格上漲來說,揚子江船業通過與上游鋼廠戰略聯盟、提前打預付款等措施,獲得優惠的鋼材價格。

與盛澤很多面臨倒閉的紡織企業相比,同處一地的盛虹集團活得很滋潤,這兩年的利潤率始終維持在11%~12%左右。盛虹集團董事長說,盛虹在議價能力上有優勢。盛虹很早就意識到要調整產品結構,為此購置大量新技術和設備,從去年開始,盛虹高附加值產品的比例越來越高,差不多占到70%,過去這個比例不到30%。

大嶺鎮也有少數家具企業經營狀況良好。而這些企業幾乎都擁有自己的品牌和營銷網絡,產品附加值高,并且以內銷為主。因而它們受影響相對較小。

美國Reinertsen&Associates咨詢總裁DonReinertsen先生接受《經理人》采訪時認為,聰明而偉大的公司懂得如何順應市場變化,它們總會在逆境中尋找到出路,主動的投資新項目而非一味壓縮成本。一如當年快要破產的英特爾賣掉起家的業務轉向CPU芯片,IBM賣掉PC轉型IT服務,工業巨頭GE開辟綠色業務,諾基亞轉型互聯網。

附文:

不可心存僥幸

眼前的困境其實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走入誤區。這次企業經營環境的變化是全球性、深層次的,不要寄希望于“外部環境支持性、資源性補償”的傳統措施,或者認為困難是暫時的,企業不尋求改變就不會有出路。像石油價格上升等因素導致消費者購買力下降,美國次貸危機蔓延全球使得出口迅速下滑,并使企業群市場開始縮小。這些結構性經濟環境調整不可能是暫時性的,中國企業面臨結構性和系統性的戰略轉型將是必然趨勢。

感冒咳嗽吃什么
老是咳嗽有痰是怎么回事
常见的佝偻病症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