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郑健生以精品策略开拓东正拍卖新领域

2019-05-25 12:36:48 | 来源: 健康

郑健生:以精品策略开拓东正拍卖新领域

北京东正拍卖董事长郑健生

【导语】北京东正拍卖有限公司由国内瓷杂拍卖领域具有相当权威和经验的专业人士郑健生领导,自2011年重组后一直在瓷杂板块稳扎稳打,拍出不少有影响力的专场,其中的“皇家长物——宫廷艺术品专场”更是引起国内藏家的关注。作为香港古董经纪人、艺术品鉴赏家和收藏家的郑健生,以及当年北京匡时瓷杂部门的开创者之一,多年来不但对瓷杂市场颇有研究,对拍卖公司的经营理念和行业风向具有自己行而有效的见解。   在今年春季,北京东正拍卖在具有传统优势的瓷杂专场一直坚持走精品路线,但是在艺术品市场仍然处于调整时期的情况下,却出其不意地增设了中国书画和佛像艺术品两个专场。增设板块和专场的背后有那些因素?今年春拍在各个板块上的设置与征集情况又是怎样的?在北京东正拍卖预展上海之际,雅昌艺术特别专访北京东正拍卖董事长郑健生,分享不同观点。   雅昌艺术:郑总您好,我们知道此次北京东正拍卖首次增设了中国书画和佛像艺术品两个专场,是基于什么考虑?是否是东正拍卖全盘发展计划中的一部分?   郑健生:书画专场我们早就计划想做了,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人,所以推迟到现在才做,这次就新组合的专业人员感觉挺不错,决定进行尝试性的拍卖计划。   雅昌艺术:您提到的中国书画专场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设置情况?   郑健生:此次北京东正春拍增设了“怀抱古今——中国书画专场”、和“真如妙谛——佛教艺术品专场”。在书画方面,将古代、近现代和当代作品融为一个专场。不追求首次上拍的作品数量,尽量做到精益求精。此次首拍有众多深得市场欢迎的来源有序的同一上款、同一藏家精品及特色专题等。我们的要求就是少而精,这也就是我们拍卖行的一向风格,我们只做精、不做量,而且我们东正从来都是按这个经营理念来走。   雅昌艺术:新增的佛像专场的推出,是否也是通过一个市场的分析和考量?   郑健生:是的。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在近两三年进行了结构调整,通过对市场的分析,现在佛像的购买人气还是比较火热,时机也比较成熟,所以我们考虑推出这样一个专场。本次我们的佛像艺术品专场所征集的拍品质量我个人较为满意,拍品甄选严格。我们推出的“真如妙谛——佛教艺术品专场”向海内外收藏家展现元明清时期的佛教雕塑、绘画及法器等文物艺术品80余件,涵盖了尼泊尔造像、西藏造像与唐卡艺术、汉传内地造像以及清代宫廷造像,集中反映了不同民族与地区在不同时期的创作题材、审美情趣和艺术风貌的嬗演以及制作工艺的发展水平。虽然拍品数量不多,但每一件都具有鲜明的艺术特征。   雅昌艺术:从您重组东正拍卖以来,明清瓷器杂项就一直是东正的一个特色,这次春拍和跟往常有什么不一样的亮点?   郑健生:就目前的市场环境,我个人认为应该走精品路线,求质而不求量。比如每次我们上拍的宫廷精品的数量都保持在40件左右,而‘皇家长物——宫廷艺术品专场’及‘中国古董珍玩专场’两场的瓷杂上拍件数为求品质精、艺术美,则从往届的280件左右,减少为此次的200件至220件。瓷器这方面一贯都是延续我们的‘去伪存真’理念,以拍品品质为先,力求精益求精。较往届拍卖相比,本次宫廷珍品将继续推出珍稀明代皇家瓷器,以明代历朝为脉络,永宣青花瓷为主角,成化青花矾红九龙碗为点睛明珠,清晰展示明代宫廷御瓷风貌。清代御瓷部分,以清雍乾两代皇家单色釉瓷为魁首,清雍正粉彩玉兰花蝶小碗、清雍正珐琅彩祭红釉梅花杯鼎力相衬,力求再现清代宫廷瓷器艺术造诣。本次拍卖拍品多来自世界各地收藏世家,尤其来自日本历史悠久的收藏家族的一批单色釉瓷器为亮眼,这批单色釉珍品中,尤以清乾隆天蓝釉双龙耳传经瓶傲视群芳,又有仿汝杏圆贯耳瓶、天蓝釉弦纹贯耳小瓶、祭红釉荸荠瓶等单色釉名品翩然相伴,可谓群贤毕至。中国古董珍玩专场方面,更是百花竞放,精彩纷呈。从严谨规整的典型宫廷瓷器,极具时代风格的文房小品,到温润典雅的良玉美质,古董珍玩专场将为藏家展现古代艺术品的无限魅力。   雅昌艺术:您刚才说的缩小数量是您一贯的思路还是和整个市场的环境有关系?   郑健生:跟市场也有关系,现在目前市场相对来讲买气比几年前有比较弱,但是对精品方面,一点都没有弱,而且从拍卖价格来讲,也不会降,所以我们就是迎合市场的特点来做的。   雅昌艺术:这次是东正拍卖是首次来上海预展,对整个上海市场环境,有什么样的观察?   郑健生:上海江浙一带以及还有厦门,这一带本身就是我们拍卖公司客户强的地段,这边的拍卖基础、设施都比较完善,选择上海、厦门做精品展,不仅是客人的要求,也是我们必须做的。上海江浙这边的藏家跟买家历史比别的城市相比较为悠久的,比如说他们所需求的官窑也是传统的官窑,在购买各种器物方面相对比较成熟,上海买家基本上他们购买的传统东西都比较定性,基本我们也是迎合他们的需求来做这个精品展。   雅昌艺术:您个人之前也是一位非常的藏家,对于明清瓷器各方面非常有研究,以收藏家的身的身份是否也带给东正拍卖在明清瓷器上的发展优势?   郑健生:我对明清官窑精品是情有独钟的。它不仅是很好诠释了中国古瓷之美,而且官窑本身就是贵族出身,特别是明代的官窑,从乾隆时期到现在,它的身份就是贵族中的贵族,所以对于对官窑这方面,我们对精品的需求、对器物的把控特别严格,这一点我们肯定会做到一丝不苟。

雅昌艺术:您更多的是以藏家的眼光来挑选上拍的拍品?   郑健生:对,我们一般征集的器物都是以我的要求来挑选、而且比较严格。我的要求不仅在精品、还有其文化内涵,不管价格的高低,但是品位一定要高。我们是以宁缺毋滥的要求来征集拍品。   雅昌艺术:明清官窑瓷器它近年来整个价格的行情的波动呈现什么样的变化?   郑健生:明清官窑的价格精品近几年来都是稳步平稳地上涨,那怕现在大家认为市场环境不好,但是对官窑这一块也没什么多大的影响,因为官窑这个市场应该属于世界性的,以往出现什么金融风暴、金融危机,但是对官窑市场是一点都不影响,因为它的收藏群体在世界范围是比较大的,特别是明代官窑目前的价格还是比较严重的低估。   雅昌艺术:为什么会属于比较严重低估有什么原因?   郑健生:因为新晋藏家对明代的官窑了解还不是那么深、不是那么透彻。   雅昌艺术:新晋藏家进入明代的官窑领域需要那些准备?   郑健生:明代早期瓷器自清乾隆时期起至今都被认为是‘贵族’出身,这几年的市场仍然处于低谷,因为新一代的收藏家对其认知不深。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苏富比、佳士得的图录中一出现永宣瓷器,往往是用彩色照片,而大部分清代官窑则是用普通的黑白照片。当人们对其了解更加深入,渐渐得到藏家们的认可,永宣瓷器的市场价位将会非常强劲。新买家购买官窑器物是需要有一个过程,刚开始进场的时候,一般清代普通的官窑,然后逐步演变到明代,很多老的买家一开始的演变过程都是这样的,随着买家的成熟,明代官窑这方向,这几年是有看出在上涨的势头,但是比我想象之中还是属于低估。   雅昌艺术:随着新买家整个专业度成熟的积累,也就是整个明代官窑的整个价值的被重新认识和发现的过程?   郑健生:对,都是一个过程,大部分买家跟收藏家一般都要经历这个过程,清代官窑是比较华丽,明代官窑是比较朴实,所以这个过程一般买家都要经历的。这不仅是一个审美美学的提升过程,也是一个必然的转换,我自己开始也是这样。   雅昌艺术:新买家的整个群体的培育下,如何引导他们的购买粘性?   郑健生:现在国内的买家这几年有点萎缩,但是在国外非常红火。我们拍卖行的宗旨就是要通过严格把关,增强买家信心,我们要做到让买家看到希望。   雅昌艺术:整个瓷器方面的征集主要是以国内征集为主?还是去国外征集为主?   郑健生:一半一半,但是大多数都是海外回流。   雅昌艺术:海外回流现在还有优势么?   郑健生:海外回流的优势是收藏品比较新鲜,而且常年在藏家手里,没有露过面,比如我们这一场有几件器物,就是日本1934年“东京山中商会春季展销会”拍卖到现在80年都没有露过面的器物,我们这场就有五件。这种类型的拍品比较新鲜,也更受买家的追捧。   雅昌艺术:现在国内目前拍卖行业比较多,您是否也会有经营上的一些压力?   郑健生:我们拍卖行之所以能够得到市场认可,主要是三年以来专心经营瓷杂项目,不仅征集的拍品的质量精益求精,而且拍出来的价格也相对合理。压力固然存在,但我想只要我们严格要求自己,秉着诚信做人做事的态度还是会得到市场认可的,俗话说‘压力也是动力’。目前我们主要是经营瓷杂这一方面,专业程度也比较好,买家群体也比较成熟和稳定,从今年开始我们增加了之前所提到中国书画和佛像专场。   雅昌艺术:未来整个东正拍卖,包括这次新增加书画跟佛像专场,整个未来会以这三个大块的框架发展?   郑健生:对,我们以这三个框架往下走,将来要新增加的项目还可能会有珠宝,以适应新贵买家的需求。   雅昌艺术:未来还是以春秋两季大拍的形式,是否会增加小拍的方式?   郑健生:我们会春秋每年会增加两场小拍,这两场小拍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培养我们新加入的工作人员的业务水平和征集能力。   雅昌艺术:您对整个东正拍卖这次春拍整体的预期如何?   郑健生:整体的预期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我们坚持做我们的传统,虽然目前国内经济结构有所调整,但就此次征集的拍品质量来看,我对于我们拍卖行还是挺有信心的,应该不会受多大影响。   雅昌艺术:谢谢您!

消字号产品代加工
玻璃钢水箱
香椿苗价格

猜你喜欢